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纵横万里

上下五千年,纵横八万里。诗词歌赋埋心底,铁笔钢枪指江山。。。

 
 
 

日志

 
 
关于我

中卫、上卫、少笑、中笑、上笑、大笑。。。

江海依旧(一)  

2012-07-15 10:03: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海依旧——读《大江大海1949》 - 南唐后主2 - 南唐后主2

序:一直不喜欢当代的“伤痕文学”,那是特指专门揭“文革”伤疤的一类文字。不喜欢自有不喜欢的道理。在那里,除了流泪还是流泪,除了心酸还是心酸,除了叹息还是叹息,除了否定还是否定,除了消极还是消极,没有什么值得振奋、值得回味的东西,读了还不如不读。

不喜欢当代“伤痕文学”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们这一代“60后”们赶上了一点“文革”的尾巴。那时我们初涉人世、懵懵懂懂,还不大懂得对与错、是与非。那个年代,物质生活十分清贫,但是大家精神上感觉都是一样的:与同样穿着补丁衣服的小伙伴们一起捉鱼摸鸟、抓特务、跳房子、躺在草垛上数星星;和“红小兵”、“红卫兵”们一道上山下乡、学工学农;除了“忆苦思甜”之外在家里也吃过几顿糠菜,三分钱一根的冰棍都舍不得吃。。。尽管如此,我们依然觉得自己的童年很快乐,因为那时的天空很蓝。。。

现在明白了,用一句时髦词汇叫做“集体无意识”。因为距离的年轮较近,我们还是有些许的记忆的,有人把那个时代写得一无是处,我们自然会反感的。

“伤痕文学”所能描述的,只是个体和局部,作者们囿于时代背景、个人站位、经历阅历、知识水平,很难总结出什么有用的经验教训。狂热的年代,领袖们都头脑发热,领袖们群体里好多人都自身难保,像滚雪团一样被调动起来的亿万人的洪流谁能阻挡?悲剧是每个个人的悲剧,每个家庭的悲剧,更是时代共同的悲剧,既然是悲剧,就没有谁是胜利者。谁要对悲剧负责?谁是原罪者?一个人?几个人?历史是后人书写的,书写历史的人即便身处当世又能做到完全清醒吗?。。。

最近读了台湾作家龙应台写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如果说这部书也算是“伤痕文学”,那么她所揭示的伤痕更深、时空范围更广,卷入其中的人更多。60年的结痂刚刚撕开一点点,就显得鲜血淋漓,难怪此书一出便在台、港和海外的华人社会引起强烈反响。读罢此书,掩卷长思,心之所往岂能用简单的“喜欢”与“不喜欢”来形容。。。

《大江大海一九四九》意象复杂,场面宏大:从1945年抗战胜利后的国共内战战场,到1949年200万大陆人渡海迁台;从二战时期的苏德战场到盟军与日军的南太平洋战场;从“白色恐怖”对“外省人”的残酷迫害,到“本省人”对“祖国军”的期盼和失望,再到“亚细亚孤儿”的悲情。全书有家有国,以个人和家族的变迁,来折射时代和国家的大势走向对个人命运的影响。以人文的、人道的史观,剖析着战争的本质,人性与兽性的异同。从总结、归纳的历史片段中,还原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寻求其中的意义和价值,很少见到两岸的历史学家有如龙应台这样,将自己的研究与人性关切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2009年9月18日,龙应台在香港大学举办新书发布会。她表示,她发表本书的目的不是为了控诉,也不是为了谴责,而是为了“向所有被时代践踏、侮辱、伤害的人致敬。”她说,她希望这本书可以达到三个目的:第一,纪念千千万万个为了“一将功成”而死去的“万骨枯”。第二,她要通过这本书向与她母亲一样历尽艰辛的一代幸存者说一声谢谢。最后希望对这段历史没兴趣的年轻人了解历史,避免历史重演。

龙应台在书中着力描述了被意识形态宏大话语长期遮蔽的一个个历史场景,讨论了一系列与1949年相联系的重大的历史事件和历史问题,但是她不直接评判那场内战的是非功过,而是重点叙述那些内战的牺牲者及1949年来到台湾的人群,对他们寄予了深切的同情和尊敬:他们曾经意气风发,风华正茂,有的人被国家感动,被理想激励,有的人被贫穷所迫,被境遇所压,他们被带往战场,冻馁于荒野,暴尸于沟渠。时代的铁轮,碾过他们的身驱。那烽火幸存的,一生动荡,万里飘零。。。

易代之际,通常都是血流成河,龙应台对长春围城造成大量民众饿死哀痛不已,也强烈谴责国军在山东战场下达造成“绝地”,“无论男女老幼,一律格杀”的命令。她写了新一军将领孙立人、陈明仁对共军死伤的不忍,“看了敌人的尸体也不禁流下了眼泪”。她的笔下对国军多有同情,因为率领国军的都是前不久与日军浴血奋战的抗日名将。她再现了内战的真实场景:国共为争夺苏北重镇盐城,造成大量的伤亡。1946年冬,国军攻下盐城,发现周边的战壕里掩埋了700多具被冻僵的共军士兵的尸体,每个人的口袋里都有被雪水浸透了的家书和亲人的照片;而在同一城的护城河里,国军又发现有王铁汉的国军第49军3000多具尸体。

 龙应台在书中说:“历史往往没有声音。”在之前,也有人说,“谁掌握了现在,谁就掌握了过去”。在几十年里,大陆的历史撰写中,国军抗战的史迹被抹去了,直到1980年代后才重见天日。在台湾,2。28事件和“白色恐怖”的受难者直到1990年代实现民主化后才得以平反昭雪。尽管“朝代可以起灭,家国可以兴亡”,历史记述往往也是胜利者的专利,但是时代变了,价值观也会随之变化了,台湾自不待言,在大陆,也有一些改变。从人文和人道的角度,全景性的对这段历史作出反思,在大陆和台湾,龙应台可算第一人。

 在书中,龙应台满怀温情地写了她的父母槐生和美君千辛万苦,万里漂泊到台湾的故事;也写了一系列当年的小人物,在60年前背井离乡、生离死别、逃难、跨海、落地生根于台湾的故事。龙应台第一次向世人展现1949年庶民渡海迁台的画卷,里面由无数的个人和家庭组成,结合起来,就成了一部罕见的中国近代民族迁徙史。

 千古兴亡多少事,不尽长江滚滚流。六十年,这是两代人的时间,但是在历史的长河中,也就是短短一瞬间。 太多的债务,没有理清;太多的恩情,没有回报;太多的伤口,没有愈合;太多的亏欠,没有补偿; 太多,太多的不公平,六十年没一声“对不起”。。。

 龙应台不回避,不遮掩,以赤子之心,将她对公平正义的立场和态度,完全无保留地展现在公众面前,分量之重,超过了任何宏篇大论——我不管你是哪一个战场,我不管你是谁的国家,我不管你对谁效忠、对谁背叛,我不管你是胜利者还是失败者,我不管你对正义或不正义怎么诠释,我可不可以说,所有被时代践踏、侮辱、伤害的人,都是我的兄弟、我的姐妹?(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26)| 评论(1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